50知天命的吴淡如:不论友情、爱情甚至是家庭,得不到的你就要

V逸生活 753浏览 88

50而知天命,是人生下半场不再努力的藉口吗?

知名作家吴淡如,最近在中年朋友身上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:常抱怨体能不如以往、非常关注长照议题,甚至打算搬家到医院附近居住。隐藏在未雨绸缪的担心底下,其实是对人生的消极无力。

「有人想跟我谈长照,我会说那我要走啰。人要对自己的老年负责,不是让别人照顾你。」吴淡如说得犀利。她拥有2个EMBA学位,自认在事业上有很强的现实性格。对老,也该秉持着同样务实的态度。

54岁的吴淡如,今(2019)年出版新书《人生虽已看破,仍要突破》。短短一句话,总结了她对中年后人生的看法——别人的事要看破,自己的事要突破。「现在的我们,要改变世界是办不到了。改变伴侣,是想太多了。唯一能做的,只有改变你自己。」她说。

学习是一种换血,让你的人生脱胎换骨

为什幺对长照议题兴趣缺缺?「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跟企业家王永庆、画家刘其伟一样,过世前一天还在想明天要干嘛。这才是人生啊!」她认为,比起等着被照顾,更重要的是让余生尽可能的充满乐趣。

特别是这几十年来,世界快速变动。她形容,学习就像一个人换血的过程。跟着世界一起脱胎换骨,何尝不是一种美妙?

近几年,吴淡如陆续考了好几张执照。咖啡师、帆船、品酒、珠宝鉴定……大部分都无关她的事业,却让她在各领域都有点小专业。例如,在咖啡馆,只要喝一口espresso就知道煮咖啡的水温太低。拍照的时候,知道光圈开小一点,脸上的皱纹才不会太清楚。

「只要找到一个理由,我都会去学习。」吴淡如笑说,有些学习看起来没有目的,却让人看见不一样的人生风景。像是她为了拿帆船执驾驶照,在0℃的海面上忍受刺骨寒风,被难以操控的帆弄得焦头烂额。

「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要搞帆船了,是在演《海贼王》吗?」她笑说。但与此同时,她也知道,一切学习仍是快乐的。更何况人生难以预料,再偏门的技能都可能有派上用场的一天:「说不定有天豪华邮轮失事,至少我还会控帆,不用像少年Pi一样跟老虎困在一起!」她不忘幽自己一默。

50知天命的吴淡如:不论友情、爱情甚至是家庭,得不到的你就要
吴淡如笑说,操控风帆,让她深刻感觉自己的手脚不协调。很难,但还是有趣

即便是看上去很困难的事,她也勇于挑战。最近,金钟影后王琄邀她去上「全能歌手班」,要学呼吸、发声、唱歌,还要懂舞台表现。课程内容之扎实,让她啼笑皆非地说:「王小姐,难不成我们还要去学AKB48喔!」

不容易,但不是做不到。过往商学院的训练使然,吴淡如习惯衡量每件事的机会成本。绝对不可能的事,果断放弃。相反的,只要有1%成功的可能,她会制定计画,逐一征服。「我知道我不会拿到诺贝尔文学奖,但每週去健身房有可能练出人鱼线!」她说,这才是真正的尽人事,知天命。

跑马拉松练身体,爱家人也是爱自己

48岁时开始练跑步,是吴淡如给自己的中年功课。最初的动机,是对家人的爱。

祖母是家族中最爱吴淡如的长辈。85岁前,她身体健朗,从未生过大病。一次晕倒后,却就此卧床。吴淡如常在录影结束后,接到祖母出事的电话,坐3小时的车急奔回宜兰。有次回家,她看见祖母脸上贴着消炎贴布,发出疼痛的呻吟。看护和爸爸都以为是牙痛,只有她知道是蜂窝性组织炎,得立刻送医。

长达13年的远距照顾让吴淡如知道,祖母在人生最后一段有多痛苦。她决定不让女儿承受和自己一样的压力。「女儿25岁,我就70岁了。就算我不需要她照顾我,也不能让她每天担心在医院插管的妈妈。」她说。

「我想,这是对我的报应和惩罚。」吴淡如笑说自己不擅体育,起初练跑,她几乎是跑100公尺、走100公尺,速度非常慢。但她设立目标,不论跑、走、爬,一定要完成5公里才能回家。为了早点看到小孩,练跑的同学7点集合,她会6点就抵达操场。8点跑完收工,一年下来竟能不间断的完成10公里路程。

她认为,任何学习只要有目标、有犒赏,一定有动力进步。练跑第一年,她带助理参加神户马拉松。两人约好若是在1小时20分钟内跑完,就可以去吃神户牛排。

完成目标的路上有挫折,她不轻言放弃。神户马拉松的隔年,她报名了全程42公里的京都马拉松。当天下着细雨,京都的路又忽高忽低。跑到26公里时,她听到工作人员说:「这是最后一个人了。」

凄风苦雨、双脚痠痛,还是这半程的最后一名,自信心受严重打击,她决定中途弃赛。

后来,她才知道那次马拉松有96%的人完赛。其中还有90多岁的参赛者,只花5小时40几分就跑完。「我心里升起了一股愤怒!」她笑说。为了雪耻,她上重训课训练肌肉。练跑时,她会将罗大佑、李宗盛等喜欢的歌曲排进手机播放程式,给自己一场盛大的音乐会,让跑步有更多乐趣。从此她知道完成目标的路上一定会有挫折,但是不该轻言放弃。

「跑步,把你和全世界的景色连结起来。那种感觉非常奥妙又美好。」儘管事业很忙,但不论身处哪座城市,她总会设法练跑。每次跑步,都是和自己的对话。身为基督徒的她,也常在跑步时为身边的人祷告。她笑说,「虽然不常上教堂,但是我的祷告应该不会比一般人少吧!」

如今对吴淡如而言,跑步不是为了拿金牌,过程本身就是奖品。京都马拉松后,她陆续参加了7小时的名古屋马拉松、波尔多马拉松和奈良马拉松。「跑完7小时,我已经不需要躺平3天了,隔天还可以去逛街呢!」她得意的说。

50后不纠结:你不在乎,世界就不在乎

认识吴淡如的人,多半会同意她个性乾脆,绝不拖泥带水。她遇见批评过自己的人,一样开心打招呼。一笑泯恩仇,完全不尴尬。

为什幺能如此豁达?「你不在乎,全世界就不在乎啦!」吴淡如认为,人过中年,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化解情感上的矛盾与纠葛。不论是友情、爱情,或者和原生家庭的关係皆是如此。「得不到的,你就要看破。」

这种领悟,和她的家庭背景有关。吴淡如的父母皆是宜兰的小学老师,对她管教甚严。直到今日,还有宜兰人会在体罚小孩时说:「吴淡如就是被她妈妈打,才会这幺优秀。」

以今日的标準来看,吴淡如的母亲是毫无疑问的「虎妈」。当吴淡如考试全校第一名时,母亲必会找个理由打她一顿,让她别太骄傲。女儿成年后,她仍不改老师性格,从男朋友一路管到公司。她甚至会检查吴淡如家中的传真机,掌握女儿的工作联络对象。

「我后来想,与其怪别人给你阴暗的童年,不如怪自己太晚才会处理问题。你去想她为什幺会如此?她受过什幺伤害才这样对你?」说起母亲,吴淡如放缓了口气。3年前母亲罹癌过世,「我们没来得及和解。但我一直觉得,不是所有分手情人都要当好朋友,也不是所有母女父子都要意见相同。」

在吴淡如眼中,母亲天资聪明,只是大时代没能让她有发挥的空间。加上过往教育体系强调「孩子就是要磨练」,让她不知道该如何鼓励子女。理解父母也有不成熟的一面,才可能心平气和地面对童年阴影。

经过多年的龃龉,吴淡如最终找出和母亲共处之道。她出钱让母亲去喜欢的地方旅行,但自己不随行,以免双方冲突。当母亲又开始碎念往事时,则做个健忘的人,不要太在乎。

对自己的小孩,她记得不要複製父母的教养模式,尽力给予快乐的童年。女儿小熊今年小学4年级,吴淡如笑说自己从不替她複习功课,也不看考试成绩。有次小熊晚上9点才告诉她,「妈咪,我好像明天要月考耶!」她只回,「是喔,可是我们该睡了,来不及了。不然我们一起祷告好了。」

在她看来,孩子和父母一样是他人。既然是他人,就要看破,不要把自己的期待放在他们身上。「希望小孩成就高、赚大钱,那是想不开啊。我只希望她以后能存活、要开心,其他随便。」她说。

50岁以后,只把力气放在操之在己的事情上,这可是中年人才有的人生智慧。